小学数学家教初中数学家教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数学家教

想给孩子补习高中英语,选择哪里呢?

时间:2021-07-21人气: 作者: admin

前几天遇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,上的是以英语为主而非双语并进的那种国际学校。

下午四点多阳光仍还灿烂,他踩在电动滑板车上告诉我正在等英语老师来家里补课,还有20分钟休息时间。补课是一对一的,如果是出国考试英语,补课费用是700元+每小时,补课老师忙得每天都排得满满的,这种少儿英语的我没问孩子费用,只问他喜欢吗?他说喜欢老师,但是不喜欢上课^^。

孩子说:妈妈让我上我就上呗,反正我不喜欢

但一转念他就高兴起来,要给我表演如何在电动滑板上耍酷,来来回回好几趟,很是开心。这时候远远看到老师来了,他兴奋地给老师打招呼,主动把动作又展示了一遍——这是个很会和人打交道的孩子,性格开朗活泼,三四岁时就表现出很强的社交能力。离上课还有一会儿,老师防晒帽防晒袖套护得严严实实的,不想在太阳下站,喊他赶紧回家。

小朋友家里两个孩子,他是老二,父母做生意比较忙,平时作业是各自请家教辅导的。在我看来,这样家庭的孩子也不一定非得academic smart,打好文化基础,将来发挥特长,选择某一个点,做好需要与人打交道的工作,仍能比一些学术型的孩子挣得多^^。

不知道你看了这一幕有何感想,这位小朋友母语能力挺强的,热爱沟通、敢于尝试,想必口语他愿意多说,就能在互动中也锻炼到听力,在与人交流时交换词汇;如果阅读和写作同步一下,加上这个教育投入力度,想必将来英文达到应用程度问题不大吧。

假如他喜欢英语、主动学习,其实一对一的辅导在我看来是不必的^^,当然老师好不差钱的话也可以有。

假如说他排斥被补习,家长与他的拉扯将会是长期的。强制补习作用可能是有点,怕的是孩子养成了长期的依赖习惯:你不帮我我就不再学了;更糟的是抗拒:我偏不学,只做样子给你看。


应该是在去年,我和朋友在一家西餐厅午餐,周围是高端商务区。

我们坐在户外,一不怕晒二图人少。几个戴着工牌的年轻人从写字楼里陆续出来,三三俩俩坐在附近,点个三明治或小份批萨就是一餐。其中有一名是外藉员工,两名本地年轻人做陪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,看起来大约20出头。这两个本地年轻人说的是非常流利而标准的美式英语,可以说达到了ABC的水平。当然他们有可能就是ABC派驻的,但他俩之间用中文交谈,中文的流利度非常本土。

他们不仅英文流利,从谈话内容到谈话态度,都非常自在,没有媚外,也没有过度的热情。就是一个平常的、平等的、有趣的午餐。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们口语的准确和流利度,我认为通常来说我这一代达不到这个水平。

这几个年轻人,进而让我意识到新一代教育优势所在:他们胜出的不是流利的英语,而是全新的生活状态——那种阳光、自信、率真、举重若轻的笃定感。他们有另一种与年龄无关的成熟和稳定,这里面可能有数代人和社会发展共同的努力。

而我认为如今的新生代,将会有更大的爆发力和可能性。


我出生于70年代,当时的义务教育是12岁开始学习英语,即初中开始。非常幸运的是,我遇到的英文老师发音非常标准。老师教的是英式发音,学习之后我有一个音发得尤其不标准,就是th音。我真正下定决心改,是后来本地老师开了个玩笑,我说I think……她故作夸张地说天哪发生什么事了,you SINK……这件事之后我意识到发音不准是影响理解的,于是坚持练习咬舌了几个月,虽然还有口音,但要好多了。

我们当时用的中学教材在后来的实际生活中闹过几次笑话。像是how are you? I'm fine thank you 只是板了一点。我闹的笑话是一本正经地问同学:can I use your rubber?

我同学沉默半天,反复确认我的面部表情,然后加重语气说:here is the ERASER. 我回头查了一下,rubber是避孕套的意思——天地良心啊,rubber在初中教材里不是橡皮吗?

我真正「攻克」英文是靠自学,通过死磕《新概念英语》,这不是什么高深的秘密,下的全是死功夫:逐字逐句听写完了前三册,第四册精读。听写的方法是先不看原文,靠反复重听写全字句,回味理解文意到能get到笑点与涵义后,再与原文对照,这样错的地方印象特别深刻。听完一篇文章,至少需要几十遍。听坏过几个步步高复读机。

这个方法我介绍给过很多人,少见人真的执行。我求学/工作遇到的朋友,很多有坚实的学习基础和条件,他们不需要我这样的笨方法,在用词精准度上确实要比我牢固得多,假如说他们是接近满分(是的,本地人不一定考满分,他们能^^),我开始大约只能到70-80%的程度,但如果你迎头跳上跑步机不要停下,比别人是吃力些,但是能完成特定学习/工作任务的。

假如你仍有兴趣一听,我就继续分享一下记得的学习过程,这可能会让本文显得跑偏和过长,但一定不会增长你的焦虑^^。

我工作后重拾英语时,已经退化到看到apple banana要愣一下的程度,写出来多半也会拼错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坚定,在还没有特定通路前,决心攻克英语。我所花费的时间是每天两个小时——雷打不动至少两小时,出差加班都能保证这两小时。但不必是完整的两小时,走路的时候可以听磁带(当时只有磁带);休息的时候可以脑子里构想一篇小短文;超市买菜的时候脑中可模拟购物对话;等公交车的时候可以背单词(我的方法是制作生词小卡片,一面是生词,另一面是释义,以21天为时间周期进行循环复习);周末想要休闲的时候看剧或看小说。我看的是《Friends》,把中文字幕挡住,这部剧对口语帮助很大。小说我从《汤姆索亚》《Narnia》等开始,别看简单,但对语感培养很有好处,不知不觉间词汇大幅增加。

我也没看过别人如何学英语的攻略,我琢磨过这个方法可行,就这么一条道走到黑地学起来

这么坚持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,我渐渐自己发现,英文学习有两项:「输入」是被动接受,多听多看较容易提高;「输出」是主动运用,并且只有会用了才是自己的,才算真正掌握,但不能因为怕犯错误而畏手畏脚

这里又要扯远了,有那么三五年时间,皮弟弟被我每天工作之余的学习安排吓了一跳,他担心地说「我从没听过这么满的日程,那你还有什么时间休息」,想一想我们差不多年龄段但发力的早晚却很不相同,我是边工作边自我加压猛补,皮弟弟是进了学校开始「放羊」(或者说进行广泛的自我兴趣探索)——皮弟弟本科进了一所牛校,在大学和后来的研究生时光里,他做了许多有趣的事:游泳,网球,轮滑,组团长距离骑行,结伴进藏……去别的系旁听感兴趣的课。他并没有转专业,皮二姐夫与他同校,自作主张从最火热的专业转到纯理论专业^^;他们毕业后都从事了自己感兴趣的方向而不是所学专业

我这种全方位的猛追应该用了十年或十五年之久,从十五六岁开始自己用力一直坚持到30多岁。仅从英语上来说,皮弟弟及其他兄弟姐妹(以及伴侣)的应用英语最终都不及我——他们和我一样,都是初中开始学的,底子非但不弱,而是很强。90年代大学还没扩招,他们算是那个年龄段中很擅于求学的孩子,英文至今应付工作和研究没问题,生活口语要弱一些。而我因为小时候在农村条件差,各方面比他们要弱很多。我印象中是托福还是GRE,皮弟弟考了高分,我表示惊讶,皮弟弟说:大家不都是考这么多吗?好学校的参照基准如此凶残,大家也别老想着逼自己的孩子上名校了,心理压力太大。名校毕业生很多,成名成家的又有几个(也不需要成名成家啊),大家都是普通人,要用平常心来生活——这是另一个话题,我能就此再写下一万字^^。

我最初进入英文环境学习,吓得直接哭出来:我听不太懂,看到尺厚的资料和长长的建议阅读清单一下子就绝望了……当时稳定我情绪的是皮弟弟,他专业出国率据说是90%+,安慰我说所有同学出去的前半年都是发蒙的,坚持过半年就会好起来。我就生硬扛下来了,当时给自己定了很多死规距,达到了做梦都用英文对话的程度,写的家信也是全英文的。还真是半年后就放松很多了。

难为你看了这么长的个人经历(我大条健忘,好多事也记不确切)。你可能会说,跳跃这么大的三个段落,你要说啥。

我要说的是:

英文学习是要主动兴趣的,或被动的坚持的;是要逐步积累的,最终是为了应用的。

假如说,你家有第一段孩子那样的条件,困难点不在于什么时候开始,家长能提供什么帮助,而在于兼顾孩子的意愿和感受。想办法调动他的学习积极性,如其他在老师面前应付,玩也玩不痛快,学也学得厌烦,不如在语言学习上,想办法来得生动有趣一些,甚至额外创造一些条件,比如考虑直接投放到英文夏令营中。(我对这个小朋友的学习模式仍了解不够,只是借此打个比方)

假如说,你的孩子对英语很感兴趣,也有适宜的条件,并一路坚持,那么他/她极有可能成为第二段中的新一代年轻人。即使到了这个程度,英语仍只是沟通的工具,像开车、打字一样普通。不如顺其自然一些,让孩子享受这个过程,也感受到正向的反馈和激励——家长的焦虑和攀比对孩子的助益有限,不如激发孩子自发的主动性

假如说,你各方面条件不足以创造沉浸式英语环境,力不从心或勉为其难,可以适当培养一下孩子的兴趣,但真晚一点没有关系,甚至将来你的孩子并不需要英文很强(慌张地闭嘴)像我这样半道自己学,靠的是持之以恒和适合自己的方法,但在应用中没有人挑剔过我的发音和语法错误(现在仍有语法错误)。这不妨碍我通过各种考试,并在需要的应用领域适用。我知道自己水平有限,假如说翻译某些专业英语,或同声传译,我真的不行。我觉得在自学/主动学习这件事上,我最大的收获倒不是知识本身,而是攻克一个目标,感受到个体的潜力和专注的突破力,让我有信心为新的任务一次再一次启程和沉潜。这也是我最想我的孩子未来能拥有的能力。可以说我在知乎花费了大量时间整理和答题,我也想借此整理出一些经验和规律来——做了母亲后,我才再次关注学习这件事。

假如你仍要问我,3岁开始学英语,和上学再学英语的孩子,有没有差距——我很想说:别焦虑了,镇定下来,立足现实,先专注于生活本身。

孩子需要方方面面的营养,我们要先照顾好大的基本面,让他们身心愉快,情志开阔,再因势利导,而不是过多或过早纠结于细微末节。

当然,我这么说不是反对让孩子在生活中学习,而是觉得大家不要盲目焦虑,不要太看重于抢跑。

用我和皮姐夫今天的对话来传达这层意思吧,我们说在世纪初,我们都把户口和编制看得很重,不敢做很多事。假如说我们的父母告诉我们,不用担心,在过去异常艰苦的情况下,他们还是能够通过个人努力求学/完成某项工作任务,这将给我们极大的信心,让我们克服自卑,相信自己能够胜任一些机会,打破闭塞的心理状态

假如说当时有人指路那该有多好,假如说我们更有信心那该有多好

这层意思我很难说得更明白,比起所有的小细节,孩子会多少数学,会多少字,会多少英文……

我更愿意孩子相信他自己能行。

Yes, I can.

Yes, I want.

要的是这股精神头,而不是小小的那点得失和领先。

在英语学习上,知乎有许多专注此领域分享的大V,你可以去看具体的方式方法也可以付诸实践。从更长远看,不止在英语学习上,假如你的孩子自己要学,有兴趣/有天分/有毅力,占此一项,不必多虑,多支持多配合。与此同时,也永远要告诉孩子,生活总是充满着各种机会和选择,正视自己的潜力和优势,不要过度钻牛角尖。

在有没有口音这个问题上,总结起来就是有口音也不影响交流,而且口音这个东西,放到全英文环境中三五年,大有改变。

学习这件事,它不神秘,不要大人吓自己,又把这种焦虑传递给孩子

学习这件事,它最终得靠孩子自己。

我感觉我说这些的时候,居然像是在反智。

标签: